作者:苏杭

出品:洞察IPO

家居上市潮再添一员。近日,广东皇派定制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皇派家居”)向深交所申请主板IPO获受理,保荐机构为中泰证券。

虽然吸引了红星美凯龙、慕斯股份姚吉庆提前入场布局,但毛利率、产品单价齐下降,经销商变动频繁,产品服务屡遭投诉,皇派家居IPO有多少成算?

材料成本上涨,产品单价下降

皇派家居主要业务为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定制化系统门窗,以自主研发设计的多腔体断桥铝合金型材为主体结构,并以“隔音”作为主要卖点。

国内的门窗行业呈高度分散态势。据中国幕墙网统计,中国现有建筑门窗企业数量超过3万家,中小企业数量超过90%,大型企业数量不足10%,行业集中度低,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竞争激烈。

皇派家居算是其中的佼佼者。2019年-2021年,皇派家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87亿元、8.04亿元、10.2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604.78万元、1.14亿元、1.31亿元。

收入的节节攀升源自于知名度的增加,为了打造品牌优势,皇派家居采取了一系列营销手段。

2010年,皇派家居签约演员陈宝国为代言人,并将广告投放到了央视。

之后几年,皇派家居又连续举办“世界噪音日”活动,并发布《中国城市噪音白皮书》,进一步打造“高端隔音门窗”的品牌形象。

广告宣传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2019年、2020年,同行业公司平均广告宣传费用率分别为2.95%、3.08%,皇派家居广告宣传费用率则分别为5.49%、3.46%。

此次发行募集的资金中,也有2.93亿元将用于品牌推广及营销服务升级项目。

虽然以家居为名,但皇派家居的主要产品只有门、窗及阳光房。

图片来源:皇派家居招股书

其中产品类别“窗”是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占比逐渐上升,分别为58.95%、66.64%、71.02%。但毛利率却逐渐下降,分别为36.58%、38.31%、35%,每平方米的价格也稍有下降,分别为1062.81元、1021.08元、1047.65元。

与此同时,产品类别“门”每平米价格则从834.29元一路上涨至1003.55元,毛利率也从33.05%上涨至38.73%再到39.55%,但是收入占比却不断下降。

图片来源:皇派家居招股书

2021年,由于铝型材及玻璃价格的采购单价大幅上涨,铝型材采购均价增长26.28%,玻璃采购均价增长54.41%。

综合以上原因,报告期内皇派家居的综合毛利率从34.85%增加至37.29%后又下降至34.57%。

违法扩建遭罚,产品屡遭投诉

此次发行,皇派家居计划募集资金8.03亿元,用于铝合金窗智能化生产线扩建项目、铝合金门窗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品牌推广及营销服务升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图片来源:皇派家居招股书

其中预计使用资金占比最高的是新工厂建设项目,这或许因为皇派家居的产能十分吃紧。

2019年-2021年,皇派家居门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2.3%、81.98%、104.12%,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54%、93.83%、107.83%。

此前,皇派家居还曾有过未经审批私自扩建的情况。

2020年3月及10月,皇派家居因在未取得施工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建设厂房扩建工程,而被监管部门处以行政处罚,共罚款18.06万元。

除了厂房建设存在违规情况,皇派家居对经销商的管理及产品质量监管方面也存在疏漏之处。

皇派家居的销售主要采取经销模式。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皇派家居已有超过800家品牌经销商、900多家专卖店,覆盖中国大陆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报告期内,经销收入占皇派家居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49%、99.55%和99.91%。

过去几年,皇派家居的经销商变动也较为频繁。

2019年-2021年期初,皇派家居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856个、825个、812个,当年退出的经销商分别有164家、164家及140家,占比近两成。

图片来源:皇派家居招股书

由于收入几乎全部来自经销商,因此对经销商的管理对业绩至关重要,但皇派家居在此方面却屡遭诟病。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多名消费者投诉皇派家居的产品存在尺寸测量错误、型号与合同不符、降噪效果与宣传不符等质量问题。

此外,还有消费者投诉自己在经销商处付了定金后,厂家却表示经销商对工厂欠款较多,未收到该笔定金,并以此为由不予发货,皇派家居也因此遭到了消费者对其能否有效管理经销商的质疑。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据《南国都市报》报道,2018年,曾有消费者花5万多元购买了一套皇派家居的产品,但使用过程中这套窗却严重漏雨。经多次维权后,2021年,厂家为其更换了一套新的门窗,但新安装的门窗仍然存在问题。

这位消费者表示,维权的四年时间里,前后共维修了十几次,但最后问题仍未解决,重新发货的窗玻璃在运送过程中丢失了一块,而原本应该为磨砂玻璃的位置更换的是普通玻璃,隐私无法保证。

不止是对消费者,对于经销商,皇派家居也存在不退货款及装修补贴的“黑历史”。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红星美凯龙、姚吉庆入股,递表前终止对赌协议

皇派有限成立以前,董事长朱福庆经营科隆欧哲和皇派门业。

2015年,朱福庆及配偶曾淑珍通过增资和收购的方式从原股东适意卫浴手中获得皇派有限100%股权,以及皇派有限名下位于佛山市三水区的生产厂房和土地使用权。

2017年8月,皇派有限再对科隆欧哲及皇派门业两家公司进行收购,并成为皇派有限的全资子公司。

2020年8月,皇派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现在的皇派家居。

随后的几年,朱福庆的兄弟、子女、表兄弟等纷纷入股,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其家族共控制皇派家居约94.65%的股份。

图片来源:皇派家居招股书

2020年3月,黄海敏、慕斯股份副董事长姚吉庆分别以658.99万元、263.59万元从朱福庆持股99%的珠海真创手中收购皇派有限1%、0.4%的股权,转让价格为10.46元/注册资本。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黄海敏、姚吉庆分别持股0.96%、0.38%。

在2020年3月的股权转让时,珠海真创与姚吉庆、皇派有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如果皇派有限三年内未完成上市,则需由皇派有限控股股东或其指定的第三方按此次股权转让价款回购,并按年化6%计算利息给姚吉庆。

皇派家居于2021年9月接受上市辅导,随后的12月,珠海真创与姚吉庆、皇派家居突然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上述的股份收益、回购程序等条款自补充协议签署之日起不可撤销的终止,且自始无效。对赌协议向来为问询的主要问题之一,虽然相关协议已终止,但其合理性或许仍将受到监管层的重点关注。

2020年12月,红星美凯龙全资子公司星凯程鹏、星凯程鹏跟投团队设立的持股平台上海龙灵向皇派家居增资,价格为10.76元/股,融资总额3362.5万元。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星凯程鹏、上海龙灵分别持股2.88%、1.12%。

       原文标题 : 断桥铝门窗生产商皇派家居IPO:毛利率、单价齐下降,产品质量屡遭投诉

环球U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断桥铝门窗生产商皇派家居IPO:毛利率、单价齐下降,产品质量屡遭投诉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婆婆家必备的年味,寓意美好,咸甜皆有,每样至少上百个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